纪念难友刘髯公先生

    一1937年8月16日晨,我从北平养蜂夹道静生生物调查所宿舍老同学王启无处往北平车站。7时半进站,启无旋去。9时40分开车,几乎站站停车,等候对面开来的日本军车开过。直到晚8时许才到天津东站。下车人多,等待放行。站内人多,许久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有关“津门梅家”史料的一封信

    泉明同志:阅《津门梅家六百年》(载于《天津史志》2003年第4期),觉文章资料丰富,颇有价值,惟以下数语,不知何据:“梅满儿是天津梅家始祖”“世居西北城角梅家胡同”“远祖梅殷”等语。张先生是天津史研究专家,素所钦敬。天津卫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历史上的天津“泥雨”

    近年来,沙尘暴困扰着我们,已经成为不容轻视的大患。天津也不能幸免。在历史上天津也曾有过这类灾害。远的不说,近百年来,就亲历的而言,1929年4月22日,天晴,午后,大风,飞尘蔽空,大雨泥浆。实未曾见过。《大公报》登出上海徐家汇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缅怀伯伦师——在雷海宗先生诞辰百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

    伯伦师(1902年6月17日—1962年12月25日)离开我们已经40年了。六七十年前他讲课情形,仍历历在目,恍如昨夕。雷先生是1932年秋季,从武汉大学到清华大学任教的。听说他在国外(清华留美)学西洋中古史。但在清华,孔庸卿先生一直讲授西洋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赵元任南开讲演

    参加赵元任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会,我不禁想起74年前,即1928年4月26日下午,在南开学校男中部礼堂聆听先生的讲演,先生还弹奏钢琴,歌唱数曲,末曲是无锡语《卖布谣》。那一天是星期四,是每周例行“集会”时间。不知现在怎样,在当时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试说直沽、海津镇、尹儿湾

    一 引言词语都各有所指,各有含义。不过,有的含义很明确,有的因记载有缺,而含义不清;有的含义有广狭的区别;有的因时间推移而含义也发生了变化。在考定地名时,就常常遇到这类麻烦问题。最常见的是广义和狭义的差异。如“天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试说直沽寨和信安

    “直沽寨”始见于《金史》。长期广泛使用的天津名称“直沽”就最早见于这里。可惜“直沽寨”在《金史》里,仅昙花一现,是一个很模糊的地名,“信安”则是一个老地名,在金代是很重要的地方。至于信安与天津[1]的关系则不大为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“七七”前后——忧患余生录

    1937年6月15日 上午十时,观清华大学第九级同学毕业典礼。余因肺病吐血连续休学两年,本应随此届毕业,只以二年级有课程未结业,尚差十几学分,仍须补齐。今乘此最后一个暑假留校,拟将《吕留良年谱》写完,以当毕业论文,下年度可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严范孙先生的家世和早岁

    今年是近代教育家、改革家严范孙(修)先生诞辰140周年。先生是我国近代史上,特别是近代教育史上,做出有深远意义贡献的历史人物。先生在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转折时代,顺应社会发展趋势,从事艰巨开拓性工作,长期为世人所崇敬。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
追怀1929年严范孙先生追悼会

    今年4月2日是严范孙先生诞辰140周年纪念日。识者佥谓先生道德、功业、文章,光照寰宇,实有合于古人之所谓“三不朽”者。不佞末学无似,未窥高深,何敢妄言。惟昔日尝于1929年3月31日,随同学之后,得预天津教育界在南开中学大礼堂...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天津史志
科普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