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羡林

    季羡林先生是中外知名的学者。知名,这名确是实之宾,与有些人,舍正路而不由,也就真像是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不同。可是这实,我不想说,也不能说。因为他会的太多,而且既精且深,我等于站在墙外,自然就不能瞥见宗庙之美,百官之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为了下一个早晨

    黎明还没有来到这所被雅称为燕园的著名学府。楼群、塔影、湖光、松林,连同长满连翘、丁香和刺梅的路边土坡,无不沉浸在朦胧的夜色里,像是泼在宣纸上已经濡开了的淡墨。它们都在默默地等待着雄壮的晨曦。朗润园地处偏僻,比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牛棚杂忆(节选)

    祝词这一本小书是用血换来的,是和泪写成的。我能够活着把它写出来,是我毕生的最大幸福,是我留给后代的最佳礼品。愿它带着我的祝福走向人间吧。它带去的不是仇恨和报复,而是一面镜子,从中可以照见恶和善,丑和美,照见绝望和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赋得永久的悔

    题目是韩小蕙小姐出的,所以名之曰:“赋得”。但文章是我心甘情愿作的,所以不是八股。我为什么心甘情愿作这样一篇文章呢?一言以蔽之,题目出得好,不但实获我心,而且先获我心:我早就想写这样一篇东西了。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。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画一个美丽的句号——旧金山访问谢冰莹

    1993年7月,在参加了人文科学国际大会之后,我面临一种选择:是沿美国东海岸及加勒比湾旅游呢,还是到旧金山访问谢冰莹和陈若曦?矛盾、犹豫之后,我最后选择了自己的方案——不想那个法定的归期,废掉从波士顿到旧金山的机票,另花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不老的女兵谢冰莹

    1936年,谢冰莹曾因反满抗日,在日本狱中坐了三个星期的牢。那时,日本人曾用饭碗大小的圆棒子敲打她的头,用三把四方形的竹棍子夹在她的四个手指中用力压,把手指几乎都压断了。还把她写了八年的日记和许多珍贵的照片、原稿都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千秋付与如椽笔

    《新民报》副刊《血潮》从东战场退下来,在汉口小住几天,心里充满了悲愤。我军的失败,完全是武器不如敌人,他们的大炮,常常把我们的战士几排几连,甚至一团,活埋在战壕里;或者敌机像一群群的蜻蜓,在我们的头上飞叫;最痛心的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我的青年时代

    稻田婆婆谁都说:青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,他们的生活是多采多姿的;然而我是例外,我的青年生活是多灾多难,苦多于乐的;不过,我也要感谢造物主对我的考验,假如不经过种种的挫折和打击,我怎能站得起来呢?话得从我的小学时代开始说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他还在不停地写作

    我把这本选集从三十年代的短篇小说《亡命者》看起,一直看到八十年代的散文《一封回信》,仿佛把巴金这几十年的个人和写作历史,从头理了一篇,我的感触是很深的。我认识巴金是在三十年代初期,记得是在一个初夏的早晨,他同靳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挚友、益友和畏友巴金(节选)

    1《文汇月刊》约我写一篇关于巴金的文章。我一向怕写定题定时的文章,唯独这一回,我一点也没迟疑,而且拿起笔来就感到好像有个信息应传达给当代以及后世的读者,告诉他们我认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巴金是怎样一个人。我立刻把手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