岂有文章惊海内(节选)——答丘彦明女士问

    “岂有文章惊海内,漫劳车马驻江干”是杜工部的名句,也是他谦己之语。当时杜公四十九岁,自嗟老病。我今年逾八旬,引杜诗为题以自况,乃系实情,并非谦撝。丘彦明女士惠然来访,我如闻跫音。出示二十二问,直欲使我之鄙陋无所遁形。秉笔��缕,不能成章,惭愧惭愧。 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《忆冰心》(节选)

    顾一樵先生来,告诉我冰心和老舍先后去世。我将信将疑。冰心今年69岁,已近古稀,在如今那样的高龄传出死讯,无可惊异。读《清华学报》新七卷第一期(1968年8月刊),施友忠先生有《中共文学中之讽刺作品》一文,里面提到冰心,但是没有说她已经去世。最近谢冰莹先生在《作品》第二期(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冰心女士访问记

    到燕京去 很早就知道冰心女士是住在北平西郊燕京大学。当《妇女生活》社托我去访问的时候便预先寄了一封信去,承她答应了。约定了一个时间,虽然信上仍自歉地说她自己是一个不值得访问的人,谈话笨拙。 正碰上一个大风天,坐在燕京校车里,灰沙还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我的老伴——吴文藻(节选)

    话还得从我们的萍水相逢说起。 1923年8月17日,美国邮船杰克逊号,从上海启程直达美国西岸的西雅图。这一次船上的中国学生把船上的头等舱位住满了。其中光是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学生就有一百多名,因此在横渡太平洋两星期的光阴,和在国内上大学的情况差不多,不同的就是没有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清风明月高山流水——我心中的俞平伯先生

    俞平伯先生过去了。他享有90高龄。照中国的旧说法,应该说这是“顺事”,但是俞先生在我心目中占有特殊的位置,我还是不胜悲戚。 我在少年时候就读他的新诗《冬夜》、《西还》等书,当时许多篇可以背得出来:“养在缸中,栽在盆中,你的辛苦,我的欢欣”。像这样的诗句常常给我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序

    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一书出版,我很喜欢。我与平伯兄相交六十余年,他要我作序,于情于义都不容辞,虽在病中,不能不勉力说几句。 我们少时都先读《诗经》,后读唐宋诗,并且习作唐宋诗,到了“五四”时期才写新体诗。所谓新体诗,有的是摹仿外国诗的格律作诗,平伯兄与我都没作过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思旧赋

    记得还是在长沙读稻田师范的时候,我就读过俞平伯先生的《冬夜》诗集。他是“五四”时代的诗人,也是位对新文化最有贡献的作家。他是俞曲园老先生的曾孙,真是家学渊源,从小便爱好文学,旧文学的根底很深;但他酷爱新文学,不顾一般老先生的反对与唾骂,他用极通俗的文字写新诗,虽然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留得诗情在人间——回忆父亲俞平伯

    1990年10月15日,父亲在家中病榻上安然辞世。自从半年前他再次患脑血栓半昏迷地躺倒以来,每天我都要去看望他,在他床边唤一声“爸爸”。他那瘦削的面容,无神的眼睛虽然使我心痛,但他毕竟顽强地活着,给我以安慰和期望。如今他竟和我永别了,将无限哀思留在我心中。 我反复翻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《红楼梦辨》引论

    我从前不但没有研究《红楼梦》底兴趣,十二三岁时候,第一次当他闲书读,且并不觉得十分好。那时我心目中的好书,是《西游》、《三国》、《荡寇志》之类,《红楼梦》算不得什么的。我还记得,那时有人告诉我姊姊说:“《红楼梦》是不可不读的!”这种“像煞有介事”的空气,使我不禁失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一代词宗今往矣——记夏瞿禅(承焘)先生

    夏瞿禅先生逝世时,我电告吴无闻夫人,说他“一代词宗,芳流海外,等身著作,光照人间。人生到此,可以无憾。”又写了一首《金缕曲》词,抒写我的哀思。我从二十年代初期就认识瞿禅先生,直到他逝世前不久,还在病榻前见他一面。想起这六十多年的交游,影事历历,不时在脑海里浮现。不及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