卅年点滴念师恩

    87高龄的恩师夏承焘教授在北平仙逝已逾半年,到今天我才为文追念。实由于前尘似梦,思绪如麻,竟然整理不出一个头绪来。如今只能琐琐屑屑地追叙,也只好任行文凌乱无章了。 与恩师阔别将40年,我也曾写过几篇怀念他的文字,但总觉师生之间,有一份“人天永隔”的怅恨。近年来这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我的学词经历

    关于我的学词经历以及学词心得,60年代初,曾经在杭州大学语言文学研究室,向研究生们介绍过。我是个天资很低的人,从事教育、文化工作60余年间,如果说在学词方面还取得了某些成绩的话,那就是依靠一个“笨”字。我曾经告诉一位朋友:“笨”字从“本”,笨是我治学的本钱。因此,提起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伤逝

    今年四月二日是大千居士逝世三周年祭,虽然三年了,而昔日宴谈,依稀还在目前。当他最后一次入医院的前几天的下午,我去摩耶精舍,门者告诉我他在楼上,我就直接上了楼,他看见我,非常高兴,放下笔来,我即刻阻止他说:“不要起身,我看你作画。”随着我就在画案前坐下。 案上有十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悼念张大千先生

    月前,闻张大千先生因病情恶化,住院就医,我们曾致电慰问。未几,即惊悉大千先生已于4月2日晨在台北溘然长逝,噩耗传来,画坛痛失巨匠,一水之隔,两岸同悲,伫望东南,遥寄哀思。 大千先生原名张正权,后改名爰、季、季爰,字大千,1899年生于四川内江。幼年受慈母及兄长熏陶,潜心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张大千论美人

    每一个人似乎都知道张大千的许多事情,知道他是一个身材不高、美髯当胸、戴着厚厚镜片的老头儿;知道他是誉满中外的当代第一大画家;知道他的画在国际绘画市场上是以上万美金的价格被收藏的;知道他是一个讲究美食、遍游世界名山大川的享乐主义者;更知道他是一个风流不羁、毕生依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我与张大千

    《灵池记》: 余友蜀人张大千,画名震当世。客巴西,于庭前凿一池,旁杂植花木以为清赏。豪雨则池水盈,大旱则可见底,任之而已。大千于画为旷代奇才,生平轻财重义,视人间名利如敝屣。而挥霍之钜,傲视王侯,穷困之极,猥同乞丐。余友冯若飞以“贫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画坛春暖倍思亲——思念父亲张大千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新春又来临了。值此新春和祖国画坛百花竞放之际,我的思亲之情,更是与日俱增。 近年来,祖国画坛已经呈现出百花竞放的景象,许多老画家的作品陆续展出和出版了。我父亲虽然远居海外,也并没有被人们忘记:去年初夏,在上海举办的名人画展,展出了我父亲张大千的画;最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影响我一生最大的两个一百天

    一、被绑票的一百天 大千先生说:“我早年有两件事,对我影响很大:一是被绑匪掳去,受迫为土匪当了师爷一百天;一是出家做和尚,也是一百天!” 现在,先让我们来看,影响张大千最大的第一个一百天。这是大千先生十七岁那年发生的事。民国五年,他还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老舍的幽默

    老舍曾和我盘桓过一段时间,也和我有彼此说笑的来往。我第一次见老舍是1946年,他和曹禺受美国国务院邀请来美访问。在一个欢迎会上,那是初次见面,后来他到耶鲁大学访问讲演,再往后他又来耶鲁访他小时候的朋友罗常培,我曾招待他在我的寓所住了一夜,他嫌我那里街上有过往汽车的声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老舍和孩子们(节选)

    我认识老舍先生是在三十年代初期一个冬天的下午。这一天,郑振铎先生把老舍带到北京郊外燕京大学我们的宿舍里来。我们刚刚介绍过,寒暄过,在我给客人们倒茶的时候,一转身看见老舍已经和我的三岁的儿子,头顶头地跪在地上,找一只狗熊呢。当老舍先生把手伸到椅后拉出那只小布狗熊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