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汉语知识 > 秦朝 > 列表

垓下歌

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时不利兮骓不逝。
骓不逝兮可奈何!虞兮虞兮奈若何!
作者: 项羽

和项王歌

汉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声。
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。
作者: 虞姬

谏逐客书

臣闻吏议逐客,窃以为过矣。昔穆公求士,西取由余于戎,东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求丕豹、公孙支于晋。此五子者,不产于秦,而穆公用之,并国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盛,国以富强,百姓乐用,诸侯亲服,获楚、魏之师,举地千里,至今治强。惠王用张仪之计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汉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东据成皋之险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国之从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雎,废穰侯,逐华阳,彊公室,杜私门,蚕食诸侯,使秦成帝业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观之,客何负于秦哉!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,疏士而不用,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。
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有随、和之宝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剑,乘纤离之马,建翠凤之旗,树灵鼍之鼓。此数宝者,秦不生一焉,而陛下说之,何也?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,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;犀象之器不为玩好;郑、卫之女不充后宫,而骏良<马夬><马是>,不实外厩,江南金锡不为用,西蜀丹青不为采。所以饰后宫、充下陈、娱心意、说耳目者,必出于秦然后可,则是宛珠之簪、傅玑之珥、阿缟之衣、锦绣之饰不进于前,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。夫击瓮叩缶,弹筝搏髀,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,真秦之声也;《郑》《卫》《桑间》《昭》《虞》《武》《象》者,异国之乐也。今弃击瓮而就《郑》《卫》,退弹筝而取《昭》《虞》,若是者何也?快意当前,适观而已矣。今取人则不然,不问可否,不论曲直,非秦者去,为客者逐。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、乐、珠玉,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内、制诸侯之术也。
展开全文
臣闻地广者粟多,国大者人众,兵强者则士勇。是以太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却众庶,故能明其德;是以地无四方,民无异国,四时充美,鬼神降福,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。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,却宾客以业诸侯,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秦,此所谓「藉寇兵而赍盗粮」者也。
夫物不产于秦,可宝者多;士不产于秦,而愿忠者众。今逐客以资敌国,损民以益仇,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,求国无危,不可得也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峄山碑

皇帝立国,维初在昔,嗣世称王。
讨伐乱逆,威动四极,武义直方。
展开全文
戍臣奉诏,经时不久,灭六暴强。
廿有六年,上荐高号,孝道显明。
既献泰成,乃降专惠,亲巡远方。
登于峄山,群臣从者,咸思悠长。
追念乱世,分土建邦,以开争理。
功战日作,流血于野,自泰古始。
世无万数,陀及五帝,莫能禁止。
乃今皇帝,一家天下,兵不复起。
灾害灭除,黔首康定,利泽长久。
群臣诵略,刻此乐石,以著经纪。
皇帝曰:“金石刻尽始皇帝所为也,今袭号而金石刻辞,不称始皇帝,其于久远也。如后嗣为之者,不称成功盛德。”丞相臣斯,臣去疾,御史夫臣德,昧死言。臣请具刻诏书金石,刻因明白矣。臣昧死请。制曰:可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会稽刻石

皇帝休烈,平一宇内,德惠攸长。
卅有七年,亲巡天下,周览远方。
展开全文
遂登会稽,宣省习俗,黔首斋庄。
群臣诵功,本原事迹,追道高明。
秦圣临国,始定刑名,显陈旧章。
初平法式,审别职任,以立恒常。
六王专倍,贪戾慠猛,率众自强。
暴虐恣行,负力而骄,数动甲兵。
阴通间使,以事合从,行为辟方。
内饰诈谋,外来侵边,遂起祸殃。
义威诛之,殄熄暴悖,乱贼灭亡。
圣德广密,六合之中,被泽无疆。
皇帝并宇,兼听万事,远近毕清。
运理群物,考验事实,各载其名。
贵贱并通,善否陈前,靡有隐情。
饰省宣义,有子而嫁,倍死不贞。
防隔内外,禁止淫佚,男女絜诚。
夫为寄猳,杀之无罪,男秉义程。
妻为逃嫁,子不得母,咸化廉清。
大治濯俗,天下承风,蒙被休经。
皆遵度轨,和安敦勉,莫不顺令。
黔首修絜,人乐同则,嘉保太平。
后敬奉法,常治无极,舆舟不倾。
从臣诵烈,请刻此石,光垂休铭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商君书 · 算地

凡世主之患,用兵者不量力,治草莱者不度地。故有地狭而民众者,民胜其地;地广而民少者,地胜其民。民胜其地,务开;地胜其民者,事徕。
开,则行倍。民过地,则国功寡而兵力少;地过民,则山泽财物不为用。夫弃天物、遂民淫者,世主之务过也,而上下事之,故民众而兵弱,地大而力小。
展开全文
故为国任地者:山林居什一,薮泽居什一,薮谷流水居什一,都邑蹊道居什四,此先王之正律也。故为国分田数:小亩五百,足待一役,此地不任也;方土百里,出战卒万人者,数小也。此其垦田足以食其民,都邑遂路足以处其民,山林、薮泽、溪谷足以供其利,薮泽堤防足以畜。故兵出,粮给而财有余;兵休,民作而畜长足。此所谓任地待役之律也。
今世主有地方数千里,食不足以待役实仓,而兵为邻敌,臣故为世主患之。夫地大而不垦者,与无地同;民众而不用者,与无民同。故为国之数,务在垦草;用兵之道,务在壹赏。私利塞于外,则民务属于农;属于农,则朴;朴,则畏令。私赏禁于下,则民力抟于敌;抟于敌,则胜。奚以知其然也?夫民之情,朴则生劳而易力,穷则生知而权利。易力则轻死而乐用,权利则畏罚而易苦。易苦则地力尽,乐用则兵力尽。夫治国者,能尽地力而致民死者,名与利交至。
民之性:饥而求食,劳而求佚,苦则索乐,辱则求荣,此民之情也。民之求利,失礼之法;求名,失性之常。奚以论其然也?今夫盗贼上犯君上之所禁,而下失臣民之礼,故名辱而身危,犹不止者,利也。其上世之士,衣不暖肤,食不满肠,苦其志意,劳其四肢,伤其五脏,而益裕广耳,非性之常也,而为之者,名也。故曰:名利之所凑,则民道之。
主操名利之柄而能致功名者,数也。圣人审权以操柄,审数以使民。数者,臣主之术,而国之要也。故万乘失数而不危、臣主失术而不乱者,未之有也。今世主欲辟地治民而不审数,臣欲尽其事而不立术,故国有不服之民,主有不令之臣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入令民以属农,出令民以计战。夫农,民之所苦;而战,民之所危也。犯其所苦、行其所危者,计也。故民生则计利,死则虑名。名利之所出,不可不审也。利出于地,则民尽力;名出于战,则民致死。入使民尽力,则草不荒;出使民致死,则胜敌。胜故而草不荒,富强之功可坐而致也。
今则不然。世主之所以加务者,皆非国之急也。身有尧、舜之行,而功不及汤、武之略者,此执柄之罪也。臣请语其过。夫治国舍势而任说说,则身剽而功寡。故事《诗》、《书》谈说之士,则民游而轻其君;事处士,则民远而非其上;事勇士,则民竞而轻其禁;技艺之士用,则民剽而易徙;商贾之士佚且利,则民缘而议其上。故五民加于国用,则田荒而兵弱。谈说之士资在于口,处士资在于意勇士资在于气,技艺之士资在于手,商贾之士资在于身。故天下一宅,而圜身资。民资重于身,而偏托势于外。挟重资,归偏家,尧、舜之所难也。故汤、武禁之,则功立而名成。圣人非能以世之所易胜其所难也,必以其所难胜其所易。故民愚,则知可以胜之;世知,则力可以胜之。臣愚,则易力而难巧;世巧,则易知而难力。故神农教耕而王天下,师其知也;汤、武致强而征诸侯,服其力也。今世巧而民淫,方效汤、武之时,而行神农之事,以随世禁。故千乘惑乱,此其所加务者过也。
民之生:度而取长,称而取重,权而索利。明君慎观三者,则国治可立,而民能可得。国之所以求民者少,而民之所以避求者多,入使民属于农,出使民壹于战,故圣人之治也,多禁以止能,任力以穷诈。两者偏用,则境内之民壹;民壹,则农;农,则朴;朴,则安居而恶出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民资藏于地,而偏托危于外。资藏于地则朴,托危于外则惑。民入则朴,出则惑,故其农勉而战戢也。民之农勉则资重,战戢则邻危。资重则不可负而逃,邻危则不归。于无资、归危外托,狂夫之所不为也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观俗立法则治,察国事本则宜。不观时俗,不察国本,则其法立而民乱,事剧而功寡。此臣之所谓过也。
夫刑者,所以禁邪也;而赏者,所以助禁也。羞辱劳苦者,民之所恶也;显荣佚乐者,民之所务也。故其国刑不可恶而爵禄不足务也,此亡国之兆也。
刑人复漏,则小人辟淫而不苦刑,则徼幸于民、上;徼于民、上以利。求显荣之门不一,则君子事势以成名。小人不避其禁,故刑烦。君子不设其令,则罚行。刑烦而罚行者,国多奸,则富者不能守其财,而贫者不能事其业,田荒而国贫。田荒,则民诈生;国贫,则上匮赏。故圣人之为治也,刑人无国位,戮人无官任。刑人有列,则君子下其位;衣锦食肉,则小人冀其利。
君子下其位,则羞功;小人冀其利,则伐奸。故刑戮者,所以止奸也;而官爵者,所以劝功也。今国立爵而民羞之,设刑而民乐之,此盖法术之患也。
故君子操权一正以立术,立官贵爵以称之,论荣举功以任之,则是上下之称平。上下之称平,则臣得尽其力,而主得专其柄。
收起
作者: 商鞅

公羊传 · 吴子使札来聘

吴无君,无大夫,此何以有君,有大夫?贤季子也。何贤乎季子?让国也。其让国奈何?谒也,馀祭也,夷昧也,与季子同母者四。季子弱而才,兄弟皆爱之,同欲立之以为君。谒曰:“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,季子犹不受也。请无与子而与弟,弟兄迭为君,而致国乎季子。”皆曰诺。故诸为君者皆轻死为勇,饮食必祝,曰:“天苟有吴国,尚速有悔于予身。”故谒也死,馀祭也立。馀祭也死,夷昧也立。夷昧也死,则国宜之季子者也,季子使而亡焉。僚者长庶也,即之。季之使而反,至而君之尔。阖庐曰:“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,而与弟者,凡为季子故也。将从先君之命与,则国宜之季子者也;如不从先君之命与子,我宜当立者也。僚恶得为君?”于是使专诸刺僚,而致国乎季子。季子不受,曰:“尔杀吾君,吾受尔国,是吾与尔为篡也。尔杀吾兄,吾又杀尔,是父子兄弟相杀,终身无已也。”去之延陵,终身不入吴国。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,以其不杀为仁,贤季子。则吴何以有君,有大夫?以季子为臣,则宜有君者也。札者何?吴季子之名也。春秋贤者不名,此何以名?许夷狄者,不一而足也。季子者,所贤也,曷为不足乎季子?许人臣者必使臣,许人子者必使子也。
作者: 公羊高

左传 · 僖公 · 僖公三十三年

◇僖公元年春王正月,公何以不言即位?继弑君,子不言即位。此非子也,其称子何?臣子一例也。齐师、宋师、曹师次于聂北,救邢。救邢救不言次,此其言次何?不及事也。不及事者何?邢已亡矣。熟亡之?盖狄灭之。曷为不言狄灭之?为桓公讳也。曷为为桓公讳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桓公不能救,则桓公耻之。曷为先言次而后言救?君也。君则其称师何?不与诸侯专封也。曷为不与?实与,而文不与。文曷为不与?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。诸侯之义不得专封,则其曰实与之何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力能救之,则救之可也。
夏六月,邢迁于陈仪。迁者何?其意也。迁之者何?非其意也。
展开全文
齐师、宋师、曹师城邢。此一事也,曷为复言齐师、宋师、曹师?不复言师则无以知其为一事也。秋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薨于夷,齐人以归。夷者何?齐地也。齐地则其言齐人以归何?夫人薨于夷,则齐人以归。夫人薨于夷,则齐人曷为以归?桓公召而缢杀之。
楚人伐郑。八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郑伯、曹伯、邾娄人于朾。
九月,公败邾娄师于缨。冬十月壬午,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犁,获莒挐。莒挐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无大夫,此何以书?大季子之获也。何大乎季子之获?季子治内难以正,御外难以正。其御外难以正奈何?公子庆父弑闵公,走而之莒,莒人逐之,将由乎齐,齐人不纳,却反舍于汶水之上,使公子奚斯入请。季子曰:「公子不可以入,入则杀矣。」奚斯不忍反命于庆父,自南涘北面而哭。庆父闻之曰:「嘻!此奚斯之声也,诺已。」曰:「吾不得入矣。」于是抗輈经而死。莒人闻之曰:「吾已得子之贼矣,以求赂乎鲁。」鲁人不与,为是兴师而伐鲁,季子待之以偏战。十有二月丁巳,夫人氏之丧至自齐。夫人何以不称姜氏?贬。曷为贬?与弑公也,然则曷为不于弑焉贬?贬必于重者,莫重乎其以丧至也。
◇僖公二年
春王正月,城楚丘。孰城?城卫也。曷为不言城卫?灭也。孰灭之?盖狄灭之。曷为不言狄灭之?为桓公讳也。曷为为桓公讳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桓公不能救,则桓公耻之也。然则孰城之?桓公城之。曷为不言桓公城之?不与诸侯专封也。曷为不与?实与而文不与。文曷为不与?诸侯之义,不得专封。诸侯之义,不得专封,则其曰实与之何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力能救之,则救之可也。夏五月辛巳,葬我小君哀姜。哀姜者何?庄公之夫人也。
虞师,晋师灭夏阳。虞微国也,曷为序乎大国之上?使虞首恶也。曷为使虞首恶?虞受赂,假灭国者道。以取亡焉。其受赂奈何?献公朝诸大夫而问焉,曰:「寡人夜者寝而不寐,其意也何?」诸大夫有进对者曰:「寝不安与?其诸侍御有不在侧者与?」献公不应。荀息进曰:「虞、郭见与?」献公揖而进之,遂与之入而谋曰:「吾欲攻郭,则虞救之,攻虞则郭救之,如之何?愿与子虑之。」荀息对曰:「君若用臣之谋,则今日取郭,而明日取虞尔,君何忧焉?」献公曰:「然则奈何?」荀息曰:「请以屈产之乘,与垂棘之白璧往,必可得也。则宝出之内藏,藏之外府,马出之内厩,系之外厩尔,君何丧焉?」献公曰:「诺。虽然宫之奇存焉,如之何?」荀息曰:「宫之奇知则知矣。虽然虞公贪而好宝,见宝必不从其言,请终以往。」于是终以往,虞公见宝许诺。宫之奇果谏:「记曰:『唇亡则齿寒。』虞、郭之相救,非相为赐,则晋今日取郭,而明日虞从而亡尔,君请勿许也。」虞公不从其言,终假之道以取郭,还四年,反取虞。虞公抱宝牵马而至。荀息见曰:「臣之谋何如?」献公曰:「子之谋则已行矣,宝则吾宝也,虽然吾马之齿亦已长矣。」盖戏之也。夏阳者何?郭之邑也。曷为不系于郭?国之也,曷为国之?君存焉尔。
秋九月,齐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黄人盟于贯泽。江人、黄人者何?远国之辞也。远国至矣,则中国曷为独言齐、宋?至尔大国言齐、宋,远国言江、黄,则以其馀为莫敢不至也。
冬十月,不雨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楚人侵郑。
◇僖公三年
春王正月,不雨。
夏四月,不雨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徐人取舒。其言取之何?易也。六月,雨。其言六月雨何?上雨而不甚也。
秋,齐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黄人会于阳谷。此大会也,曷为末言尔?桓公曰:「无障谷,无贮粟,无易树子,无以妾为妻。」
冬,公子友如齐莅盟。莅盟者何?往盟乎彼也。其言来盟者何?来盟于我也。
楚人伐郑。◇僖公四年
春王正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侵蔡,蔡溃。溃者何?下叛上也。国曰溃,邑曰叛。遂伐楚,次于陉。其言次于陉何?有俟也。孰俟?俟屈完也。夏,许男新臣卒。
楚屈完来盟于师,盟于召陵。屈完者何?楚大夫也。何以不称使?尊屈完也。曷为尊屈完?以当桓公也。其言盟于师、盟于召陵何?师在召陵也。师在召陵,则曷为再言盟?喜服楚也。何言乎喜服楚?楚有王者则后服,无王者则先叛。夷狄也。而亟病中国,南夷与北狄交。中国不绝若线,桓公救中国,而攘夷狄,卒心占荆,以此为王者之事也。其言来何?与桓为主也。前此者有事矣,后此者有事矣,则曷为独于此焉?与桓公为主序绩也。
齐人执陈袁涛涂。涛涂之罪何?辟军之道也。其辟军之道奈何?涛涂谓桓公曰:「君既服南夷矣,何不还师滨海而东,服东夷且归。」桓公曰:「诺。」于是还师滨海而东,大陷于沛泽之中。顾而执涛涂。执者曷为或称侯?或称人?称侯而执者,伯讨也。称人而执者,非伯讨也。此执有罪,何以不得为伯讨?古者周公东征则西国怨,西征则东国怨。桓公假涂于陈而伐楚,则陈人不欲其反由己者,师不正故也。不修其师而执涛涂,古人之讨,则不然也。
秋,及江人、黄人伐陈。
八月,公至自伐楚。楚已服矣,何以致伐?楚叛盟也。
葬许缪公。冬十有二月,公孙慈帅师会齐人、宋人、卫人、郑人、许人、曹人侵陈。
◇僖公五年
春,晋侯杀其世子申生。曷为直称晋侯以杀?杀世子,母弟直称君者,甚之也。
杞伯姬来,朝其子。其言来朝其子何?内辞也,与其子俱来朝也。
夏,公孙慈如牟。
公及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。曷为殊会王世子?世子贵也,世子犹世世子也。
秋八月,诸侯盟于首戴。诸侯何以不序?一事而再见者,前目而后凡也。郑伯逃归不盟。其言逃归不盟者何?不可使盟也。不可使盟,则其言逃归何?鲁子曰:「盖不以寡犯众也。」
楚人灭弦。弦子奔黄。九月戊申朔,日有食之。
冬,晋人执虞公。虞已灭矣,其言执之何?不与灭也。曷为不与灭?灭者亡国之善辞也,灭者上下之同力者也。
◇僖公六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公会齐侯、宋会、陈侯、卫侯、曹伯伐郑,围新城。邑不言围,此其言围何?强也。秋,楚人围许,诸侯遂救许。
冬,公至自伐郑。
◇僖公七年
春,齐人伐郑。
夏,小邾娄子来朝。郑杀其大夫申侯。其称国以杀何?称国以杀者,君杀大夫之辞也。
秋七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世子款、郑世子华,盟于宁毋。曹伯般卒。
公子友如齐。
冬,葬曹昭公。
◇僖公八年春王正月,公会王人、齐侯、宋公、卫侯、许男、曹伯、陈世子款、郑世子华盟于洮。王人者何?微者也。曷为序乎诸侯之上?先王命也。郑伯乞盟。乞盟者何?处其所而请与也。其处其所而请与奈何?盖酌之也。
夏,狄伐晋。
秋七月,禘于太庙,用致夫人。用者何?用者不宜用也。致者何?致者不宜致也。禘用致夫人,非礼也。夫人何以不称姜氏?贬。曷为贬?讥以妾为妻也。其言以妾为妻奈何?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。冬十有二月丁未,天王崩。
◇僖公九年
春王三月丁丑,宋公御说卒。何以不书葬?为襄公讳也。
夏,公会宰周公、齐侯、宋子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于葵丘。宰周公者何?天子之为政者也。
秋七月乙酉,伯姬卒。此未适人何以卒?许嫁矣。妇人许嫁字而笄之,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。九月戊辰,诸侯盟于葵丘。桓之盟不日,此何以日?危之也。何危尔?贯泽之会,桓公有忧中国之心,不召而至者江人、黄人也。葵丘之会,桓公震而矜之,叛者九国。震之者何?犹曰振振然。矜之者何?犹曰莫若我也。甲戌,晋侯诡诸卒。
冬,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。此未逾年之君,其言弑其君之子奚齐何?杀未逾年君之号也。◇僖公十年
春王正月,公如齐。
狄灭温。
温子奔卫。晋里克弑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荀息。及者何?累也。弑君多矣,舍此无累者乎?曰:「有孔父、仇牧皆累也。」舍孔父、仇牧无累者乎?曰:「有。」有则此何以书?贤也。何贤乎荀息?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。其不食其言奈何?奚齐、卓子者,骊姬之子也,荀息傅焉。骊姬者,国色也。献公爱之甚,欲立其子,于是杀世子申生。申生者,里克傅之。献公病将死,谓荀息曰:「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?」荀息对曰:「使死者反生,生者不愧乎其言,则可谓信矣。」献公死,奚齐立。里克谓荀息曰:「君杀正而立不正,废长而立幼,如之何?愿与子虑之。」荀息曰:「君尝讯臣矣,臣对曰:『使死者反生,生者不愧乎其言,则可谓信矣』」。里克知其不可与谋,退弑奚齐。荀息立卓子,里克弑卓子,荀息死之。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。
夏,齐侯,许男伐北戎。晋杀其大夫里克。里克弑二君,则曷为不以讨贼之辞言之?惠公之大夫也。然则孰立惠公?里克也。里克杀奚齐、卓子,逆惠公而入。里克立惠公,则惠公曷为杀之?惠公曰:「尔既杀夫二孺子矣,又将图寡人,为尔君者,不亦病乎?」于是杀之。然则曷为不言惠公之入?晋之不言出入者,踊为文公讳也。齐小白入于齐,则曷为不为桓公讳?桓公之享国也长,美见乎天下,故不为之讳本恶也。文公之享国也短,美未见乎天下,故为之讳本恶也。
秋七月。
冬,大雨雹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◇僖公十一年
春,晋杀其大夫ぶ郑父。
夏,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。
秋八月,大雩。
冬,楚人伐黄。◇僖公十二年春王三月庚午,日有食之。
夏,楚人灭黄。秋七月。
冬十有二月丁丑,陈侯处臼卒。◇僖公十三年
春,狄侵卫。
夏四月,葬陈宣公。
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于咸。
秋九月,大雩。
冬,公子友如齐。
◇僖公十四年
春,诸侯城缘陵。孰城之?城杞也。曷为城杞?灭也。孰灭之?盖徐、莒胁之。曷为不言徐、莒胁之?为桓公讳也。曷为为桓公讳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桓公不能救,则桓公耻之也。然则孰城之?桓公城之。曷为不言桓公城之?不与诸侯专封也。曷为不与?实与而文不与。文曷为不与?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。诸侯之义不得专封,则其曰实与之何?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,力能救之,则救之可也。
夏六月,季姬及鄫子遇于防,使鄫子来朝。鄫子曷为使乎季姬来朝?内辞也。非使来朝,使来请己也。秋八月辛卯,沙鹿崩。沙鹿者何?河上之邑也。此邑也,其言崩何?袭邑也。沙鹿崩何以书?记异也。外异不书,此何以书?为天下记异也。
狄侵郑。
冬,蔡侯兮卒。
◇僖公十五年
春王正月,公如齐。
楚人伐徐。三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盟于牡丘,遂次于匡。公孙敖率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。
夏五月,日有食之。
秋七月,齐师、曹师伐厉。
八月,螽。
九月,公至自会。桓公之会不致,此何以致?久也。
季姬归于鄫。己卯晦,震夷伯之庙。晦者何?冥也。震之者何?雷电击夷伯之庙者也。夷伯者曷为者也?季氏之孚也。季氏之孚则微者,其称夷伯何?大之也。曷为大之?天戒之,故大之也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冬,宋人伐曹。
楚人败徐于娄林。
十有一月壬戌,晋侯及秦伯战于韩,获晋侯。此偏战也,何以不言师败绩?君获不言师败绩也。
◇僖公十六年
春王正月戊申朔,陨石于宋五。是月,六鷁退飞过宋都。曷为先言陨而后言石?陨石记闻,闻其磌然,视之则石,察之则五。是月者何?仅逮是月也。何以不日?晦日也。晦则何以不言晦?《春秋》不书晦也。朔有事则书,晦虽有事不书。曷为先言六而后言鷁?六鷁退飞,记见也,视之则六,察之则鷁,徐而察之则退飞。五石六鷁何以书?记异也。外异不书,此何以书?为王者之后记异也。
三月壬申,公子季友卒。其称季友何?贤也。夏四月丙申,鄫季姬卒。
秋七月甲子,公孙慈卒。
冬十有二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邢侯、曹伯于淮。
◇僖公十七年
春,齐人、徐人伐英氏。夏,灭项。孰灭之?齐灭之。曷为不言齐灭之?为桓公讳也。《春秋》为贤者讳。此灭人之国,何贤尔?君子之恶恶也疾始,善善也乐终。桓公尝有继绝存亡之功,故君子为之讳也。
秋,夫人姜氏会齐侯于卞。
九月,公至自会。
十有二月乙亥,齐侯小白卒。
◇僖公十八年
春王正月,宋公会曹伯、卫人、邾娄人伐齐。
夏,师救齐。五月戊寅,宋师及齐师战于甗,齐师败绩。战不言伐,此其言伐何?宋公与伐而不与战,故言伐。《春秋》伐者为客,伐者为主。曷为不使齐主之?与襄公之征齐也。曷为与襄公之征齐?桓公死,竖刁,易牙争权不葬,为是故伐之也。
狄救齐。
秋八月丁亥,葬齐桓公。
冬,邢人、狄人伐卫。
◇僖公十九年
春王三月,宋人执滕子婴齐。
夏六月,宋人、曹人、邾娄人盟于曹南。鄫子会于邾娄。其言会盟何?后会也。己酉,邾娄人执鄫子用之。恶乎用之?用之社也。其用之社奈何?盖叩其鼻以血社也。
秋,宋人围曹。
卫人伐邢。
冬,公会陈人、蔡人、楚人、郑人盟于齐。
梁亡,此未有伐者,其言梁亡何?自亡也。其自亡奈何?鱼烂而亡也。◇僖公二十年春,新作南门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门有古常也。
夏,郜子来朝,郜子者何?失地之君也。何以不名?兄弟辞也。
五月乙巳,西宫灾。西宫者何?小寝也。小寝则曷为谓之西宫?有西宫则有东宫矣。鲁子曰:「以有西宫,亦知诸侯之有三宫也。」西宫灾何以书?记异也。郑人入滑。
秋,齐人、狄人盟于邢。
冬,楚人伐随。
◇僖公二十一年春,狄侵卫。
宋人、齐人、楚人盟于鹿上。
夏,大旱。何以书?记灾也。
秋,宋公、楚子、陈侯、蔡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会于霍,执宋公以伐宋。孰执之?楚子执之。曷为不言楚子执之?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。
冬,公伐邾娄。
楚人使宜申来献捷。此楚子也,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为执宋公贬。曷为为执宋公贬?宋公与楚子期以乘车之会,公子目夷谏曰:「楚,夷国也,强而无义,请君以兵车之会往。」宋公曰:「不可。吾与之约以乘车之会,自我为之,自我堕之,曰不可。」终以乘车之会往,楚人果伏兵车,执宋公以伐宋。宋公谓公子目夷曰:「子归守国矣,国,子之国也。吾不从子之言,以至乎此。」公子目夷复曰:「君虽不言国,国固臣之国也。」于是归设守械而守国。楚人谓宋人曰:「子不与我国,吾将杀子君矣。」宋人应之曰:「吾赖社稷之神灵,吾国已有君矣。」楚人知虽杀宋公犹不得宋国,于是释宋公。宋公释乎执,走之卫。公子目夷复曰:「国为君守之,君曷为不入?」然后逆襄公归。恶乎捷?捷乎宋?曷为不言捷乎宋。为襄公讳也。此围辞也,曷为不言其围?为公子目夷讳也。
十有二月癸丑,公会诸侯盟于薄。释宋公。执未有言释之者,此其言释之何?公与为尔也。公与为尔奈何?公与议尔也。
◇僖公二十二年
春,公伐邾娄,取须朐。
夏,宋公、卫侯、许男、滕子伐郑。
秋八月丁未,及邾娄人战于升陉。
冬十有一月己巳朔,宋公及楚人战于泓,宋师败绩。偏战者日尔,此其言朔何?《春秋》辞繁而不杀者,正也。何正尔?宋公与楚人期战于泓之阳。楚人济泓而来。有司复曰:「请迨其未毕济而系之。」宋公曰:「不可。吾闻之也,君子不厄人,吾虽丧国之馀,寡人不忍行也。」既济未毕陈,有司复曰:「请迨其未毕陈而击之。」宋公曰:「不可。吾闻之也,君子不鼓不成列。」已陈,然后襄公鼓之,宋师大败。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,临大事而不忘大礼,有君而无臣,以为虽文王之战,亦不过此也。
◇僖公二十三年春,齐侯伐宋,围缗。邑不言围,此其言围何?疾重故也。
夏五月庚寅,宋公慈父卒。何以不书葬?盈乎讳也。
秋,楚人伐陈。
冬十有一月,杞子卒。
◇僖公二十四年春王正月。
夏,狄伐郑。
秋七月。冬,天王出居于郑。王者无外,此其言出何?不能乎母也。鲁子曰:「是王也,不能乎母者,其诸此之谓与。」晋侯夷吾卒。
◇僖公二十五年
春王正月丙午,卫侯毁灭邢。卫侯毁何以名?绝。曷为绝之?灭同姓也。夏四月癸酉,卫侯毁卒。
宋荡伯姬来逆妇。宋荡伯姬者何?荡氏之母也。其言来逆妇何?兄弟辞也。其称妇何?有姑之辞也。宋杀其大夫。何以不名?宋三世无大夫,三世内娶也。
秋,楚人围陈,纳顿子于顿。何以不言遂?两之也。
葬卫文公。
冬十有二月癸亥,公会卫子、莒庆盟于洮。
◇僖公二十六年
春王正月己未,公会莒子、卫宁漱盟于向。
齐人侵我西鄙。公追齐师至巂,弗及。其言至巂弗及何?侈也。
夏,齐人伐我北鄙。
卫人伐齐。公子遂如楚乞师。乞师者何?卑辞也。曷为以外内同若辞?重师也。曷为重师?师出不正,反战不正,胜也。秋,楚人灭隗,以隗子归。
冬,楚人伐宋,围缗。邑不言围,此其言围何?刺道用师也。
公以楚师伐齐,取谷。会至自伐齐。此取谷矣,何以致伐?未得乎取谷也。曷为未得乎取谷?曰:「患之起,必自此始也。」
◇僖公二十七年
春,杞子来朝。
夏六月庚寅,齐侯昭卒。
秋八月乙未,葬齐孝公。乙巳,公子遂帅师入杞。
冬,楚人、陈侯、蔡侯、郑伯、许男围宋。此楚子也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为执宋公贬,故终僖之篇贬也。十有二月甲戌,公会诸侯盟于宋。◇僖公二十八年
春,晋侯侵曹,晋侯伐卫。曷为再言晋侯?非两之也。然则何以不言遂?未侵曹也。未侵曹则其言侵曹何?致其意也。其意侵曹,则曷为伐卫?晋侯将侵曹,假涂于卫,卫曰不可得,则固将伐之也。
公子买戍卫,不卒戍,刺之。不卒戍者何?不卒戍者,内辞也,不可使往也。不可使往则其言戍卫何?遂公意也。刺之者何?杀之也。杀之则曷为谓之刺之?内讳杀大夫谓之刺之也。
楚人救卫。
三月丙午,晋侯入曹,执曹伯,畀宋人。畀者何?与也。其言畀宋人何?与使听之也。曹伯之罪何?甚恶也。其甚恶奈何?不可以一罪言也。
夏四月己巳,晋侯、齐师、宋师、秦师及楚人战于城濮,楚师败绩,此大战也,曷为使微者,子玉得臣也。子玉得臣则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大夫不敌君也。
楚杀其大夫得臣。卫侯出奔楚。
五月癸丑,公会晋侯、齐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郑伯、卫子、莒子盟于践土。陈侯如会。其言如会何?后会也。
公朝于王所。曷为不言公如京师?天子在是也。天子在是,则曷为不言天子在是?不与致天子也。
六月,卫侯郑自楚复归于卫。
卫元咺出奔晋。
陈侯款卒。秋,杞伯姬来。
公子遂如齐。
冬,公会晋侯、齐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郑伯、陈子、莒子、邾娄子、秦人于温。
天王狩河阳。狩不书,此何以书?不与再致天子也。鲁子曰:「温近而践土远也。」
壬申,公朝于王所。其日何?录乎内也。
晋人执卫侯归之于京师。归之于者何?归于者何?归之于者罪已定矣,归于者罪未定也。罪未定,则何以得为伯讨?归之于者,执之于天子之侧者也,罪定不定,已可知矣。归于者,非执之于天子之侧者也,罪定不定,未可知也。卫侯之罪何?杀叔武也。何以不书?为叔武讳也。《春秋》为贤者讳。何贤乎叔武?让国也。其让国奈何?文公逐卫侯而立叔武,叔武辞立而他人立,则恐卫侯之不得反也,故于是己立,然后为践土之会,治反卫侯。卫侯得反曰:「叔武篡我。」元咺争之曰:「叔武无罪。」终杀叔武,元咺走而出。此晋侯也,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卫之祸,文公为之也。文公为之奈何?文公逐卫侯而立叔武,使人兄弟相疑,放乎杀母弟者,文公为之也。
卫元咺自晋复归于卫。自者何?有力焉者也。此执其君,其言自何?为叔武争也。诸侯遂围许。
曹伯襄复归于曹。
遂会诸侯围许。
◇僖公二十九年
春,介葛卢来。介葛卢者何?夷狄之君也。何以不言朝?不能乎朝也。
公至自围许。
夏六月,公会王人、晋人、宋人、齐人、陈人、蔡人、秦人盟于狄泉。
秋,大雨雹。
冬,介葛卢来。
◇僖公三十年
春王正月。
夏,狄侵齐。
秋,卫杀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。卫侯未至,其称国以杀何?道杀也。
卫侯郑归于卫。此杀其大夫,其言归何?归恶乎元咺也。曷为归恶乎元咺?元咺之事君也,君出则己入,君入则己出,以为不臣也。
晋人、秦人围郑。
介人侵萧。
冬,天王使宰周公来聘。
公子遂如京师,遂如晋。大夫无遂事,此其言遂何?公不得为政尔。
◇僖公三十一年
春,取济西田。恶乎取之?取之曹也。曷为不言取之曹?讳取同姓之田也。此未有伐曹者,则其言取之曹何?晋侯执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诸侯也。晋侯执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诸侯,则何讳乎取同姓之田?久也。
公子遂如晋。
夏四月,四卜郊不从,乃免牲,犹三望。曷为或言三卜?或言四卜?三卜礼也,四卜非礼也。三卜何以礼?四卜何以非礼?求吉之道三。禘尝不卜,郊何以卜?卜郊非礼也。卜郊何以非礼?鲁郊非礼也。鲁郊何以非礼?天子祭天,诸侯祭土。天子有方望之事,无所不通。诸侯山川有不在其封内者,则不祭也。曷为或言免牲?或言免牛?免牲,礼也,免牛,非礼也。免牛何以非礼?伤者曰牛。三望者何?望祭也。然则曷祭?祭泰山河海。曷为祭泰山河海?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,天子秩而祭之。触石而出,肤寸而合,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者,唯泰山尔。河海润于千里。犹者何?通可以已也。何以书?讥不郊而望祭也。
秋七月。
冬,杞伯姬来求妇。其言来求妇何?兄弟辞也。其称妇何?有姑之辞也。
狄围卫。十有二月,卫迁于帝丘。
◇僖公三十二年
春王正月。
夏四月己丑,郑伯接卒。
卫人侵狄。
秋,卫人及狄盟。
冬十有二月己卯,晋侯重耳卒。
◇僖公三十三年春王二月,秦人入滑。
齐侯使国归父来聘。
夏四月辛巳,晋人及姜戎败秦于殽。其谓之秦何?夷狄之也。曷为夷狄之?秦伯将袭郑,百里子与蹇叔子谏曰:「千里而袭人,未有不亡者也。」秦伯怒曰:「若尔之年者,宰上之木拱矣,尔曷知」。师出,百里子与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:「尔即死必于殽之嶔岩,是文王之所辟风雨者也,吾将尸尔焉。」子揖师而行。百里子与蹇叔子从其子而哭之。秦伯怒曰:「尔曷为哭吾师?」对曰:「臣非敢哭君师,哭臣之子也。」弦高者,郑商也,遇之殽,矫以郑伯之命而犒师焉,或曰往矣,或曰反矣。然而晋人与姜戎要之殽而击之,匹马只轮无反者。其言及姜戎何?姜戎,微也,称人亦微者也。何言乎姜戎之微?先轸也,或曰襄公亲之。襄公亲之则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君在乎殡而用师危,不得葬也。诈战不日,此何以日?尽也。
癸巳,葬晋文公。狄侵齐。
公伐邾娄,取丛。
秋,公子遂帅师伐邾娄。
晋人败狄于箕。
冬十月,公如齐。
十有二月,公至自齐。
乙巳,公薨于小寝。
陨霜不杀草,李梅实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何异尔?不时也。
晋人、陈人、郑人伐许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

庄公(元年~三十二年)

◇庄公元年春王正月,公何以不言即位?《春秋》君弑子不言即位。君弑则子何以不言即位?隐之也。孰隐?隐子也。三月,夫人孙于齐。孙者何?孙犹孙也。内讳奔谓之孙。夫人固在齐矣,其言孙于齐何?念母也。正月以存君,念母以首事。夫人何以不称姜氏?贬。曷为贬?与弑公也。其与弑公奈何?夫人谮公于齐侯,公曰:「同非吾子,齐侯之子也。」齐侯怒,与之饮酒。于其出焉,使公子彭生送之。于其乘焉,胁干而杀之。念母者所善也,则曷为于其念母焉贬?不与念母也。
夏,单伯逆王姬。单伯者何?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。何以不称使?天子召而使之也。逆之者何?使我主之也。曷为使我主之?天子嫁女乎诸侯,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。诸侯嫁女于大夫,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。
展开全文
秋,筑王姬之馆于外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筑之礼也,于外非礼也。于外何以非礼?筑于外非礼也。其筑之何以礼?主王姬者必为之改筑。主王姬者则曷为必为之改筑?于路寝则不可。小寝则嫌。群公子之舍则以卑矣。其道必为之改筑者也。冬十月乙亥,陈侯林卒。
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。锡者何?赐也。命者何?加我服也。其言桓公何?追命也。王姬归于齐。何以书?我主之也。
齐师迁纪、郱、鄑、郚。迁之者何?取之也。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也?为襄公讳也。外取邑不书,此何以书?大之也。何大尔?自是始灭也。
◇庄公二年
春王二月,葬陈庄公。
夏,公子庆父帅师伐馀丘。馀丘者何?邾娄之邑也。曷为不系乎邾娄?国之也。曷为国之?君存焉尔。
秋七月,齐王姬卒,外夫人不卒,此何以卒?录焉尔。曷为录焉尔?我主之也。
冬十有二月,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郜。
乙酉,宋公冯卒。
◇庄公三年
春王正月,溺会齐师伐卫。溺者何?吾大夫之未命者也。
夏四月,葬宋庄公。
五月,葬桓王。此未有言崩者何以书葬?盖改葬也。
秋,纪季以酅入于齐。纪季者何?纪侯之弟也。何以不名?贤也。何贤乎?纪季服罪也。其服罪奈何?鲁子曰:「请后五庙以存姑姊妹」。
冬,公次于郎。其言次于郎何?刺欲救纪而后不能也。
◇庄公四年
春王二月,夫人姜氏飨齐侯于祝丘。
三月,纪伯姬卒。
夏,齐侯,陈侯,郑伯遇于垂。纪侯大去其国。大去者何?灭也。孰灭之?齐灭之。曷为不言齐灭之?为襄公讳也。《春秋》为贤者。讳何贤乎襄公?复仇也。何仇尔?远祖也。哀公亨乎周,纪侯谮之。以襄公之为于此焉者,事祖祢之心尽矣。尽者何?襄公将复仇乎纪,卜之曰:「师丧分焉」。「寡人死之,不为不吉也。」远祖者几世乎?九世矣。九世犹可以复仇乎?虽百世可也。家亦可乎?曰:「不可。」国何以可?国君一体也。先君之耻,犹今君之耻也。今君之耻,犹先君之耻也。国君何以为一体?国君以国为体,诸侯世,故国君为一体也。今纪无罪,此非怒与?曰:「非也。」古者有明天子,则纪侯必诛,必无纪者。纪侯之不诛,至今有纪者,犹元明天子也。古者诸侯必有会聚之事,相朝聘之道,号辞必称先君以相接,然则齐纪无说焉,不可以并立乎天下。故将去纪侯者,不得不去纪也,有明天子则襄公得为若行乎?曰:「不得也」。不得则襄公曷为为之,上无天子,下无方伯,缘恩疾者可也。六月乙丑,齐侯葬纪伯姬。外夫人不书葬,此何以书?隐之也。何隐尔?其国亡矣,徒葬于齐尔。此复仇也,曷为葬之?灭其可灭,葬其可葬。此其为可葬奈何?复仇者非将杀之,逐之也。以为虽遇纪侯之殡,亦将葬之也。
秋七月。
冬,公及齐人狩于郜。公曷为与微者狩?齐侯也。齐侯则其称人何?讳与仇狩也,前此者有事矣,后此者有事矣,则曷为独于此焉?讥于仇者将壹讥而已。故择其重者而讥焉,莫重乎其与仇狩也。于仇者则曷为将壹讥而已?仇者无时焉可与通,通则为大讥,不可胜讥,故将壹讥而已,其馀从同同。
◇庄公五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夫人姜氏如齐师。
秋,倪黎来来朝。倪者何?小邾娄也。小邾娄则曷为谓之倪?未能以其名通也。黎来者何?名也。其名何?微国也。
冬,公会齐人、宋人、陈人、蔡人伐卫。此伐卫何?纳朔也。曷为不言纳卫侯朔?辟王也。◇庄公六年
春王三月,王人子突救卫。王人者何?微者也。子突者何?贵也。贵则其称人何?系诸人也。曷为系诸人?王人耳。
夏六月,卫侯朔入于卫。卫侯朔何以名?绝。曷为绝之?犯命也。其言入何?篡辞也。
秋,公至自伐卫。曷为或言致会?或言致伐?得意致会,不得意致伐。卫侯朔入于卫,何以致伐?不敢胜天子也。
螟。
冬,齐人来归卫宝。此卫宝也,则齐人曷为来归之?卫人归之也。卫人归之,则其称齐人何?让乎我也。其让乎我奈何?齐侯曰:「此非寡人之力,鲁侯之力也!」
◇庄公七年
春,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。夏四月辛卯,夜,恒星不见,夜中,星陨如雨。恒星者何?列星也。列星不见何以知?夜之中星反也。如雨者何?如雨者非雨也。非雨则曷为谓之如雨?不修《春秋》曰「雨星不及地尺而复」。君子修之曰:「星陨如雨。」何以书?记异也。
秋,大水。
无麦苗。无苗则曷为先言无麦而后言无苗?一灾不书,待无麦然后书无苗。何以书?记灾也。
冬,夫人姜氏会齐侯于谷。
◇庄公八年春王正月,师次于郎,以俟陈人、蔡人。次不言俟,此其言俟何?托不得已也。甲午,祠兵。祠兵者何?出曰祠兵,入曰振旅,其礼一也,皆习战也。何言乎祠兵?为久也。曷为为久?吾将以甲午之日,然后祠兵于是。
夏,师及齐师围城,成降于齐师。成者何?盛也。盛则曷为谓之成?讳灭同姓也。曷为不言降吾师?辟之也。
秋,师还。还者何?善辞也。此灭同姓何善尔?病之也。曰:「师病矣」。曷为病之,非师之罪也。
冬十有一月癸未,齐无知弑其君诸儿。
◇庄公九年春,齐人杀无知。
公及齐大夫盟于暨。公曷为与大夫盟?齐无君也。然则何以不名?为其讳与大夫盟也,使若众然。夏,公伐齐纳纠。纳者何?入辞也。其言伐之何?伐而言纳者,犹不能纳也。纠者何?公子纠也。何以不称公子?君前臣名也。齐小白入于齐。曷为以国氏?当国也。其言入何?篡辞也。
秋,七月丁酉,葬齐襄公。
八月庚申,及齐师战于乾时,我师败绩。内不言败,此其言败何?伐败也。曷为伐败?复仇也。此复仇乎大国,曷为使微者?公也。公则曷为不言公?不与公复仇也。曷为不与公复仇?复仇者在下也。
九月,齐人取子纠,杀之。其取之何?内辞也,胁我使我杀之也。其称子纠何?贵也。其贵奈何?宜为君者也。冬,浚洙。洙者何?水也。浚之者何?深之也。曷为深之?畏齐也。曷为畏齐也?辞役子纠也。
◇庄公十年
春王正月,公败齐师于长勺。二月,公侵宋,曷为或言侵,或言伐?粗者曰侵,精者曰伐。战不言伐,围不言战,入不言围,灭不言入,书其重者也。
三月,宋人迁宿。迁之者何?不通也,以地还之也。子沈子曰:「不通者,盖因而臣之也。」
夏六月,齐师、宋师次于郎。公败宋师于乘丘。其言次于郎何?伐也。伐则其言次何?齐与伐而不与战,故言伐也。我能败之,故言次也。
秋九月,荆败蔡师于莘,以蔡侯献舞归。荆者何?州名也。州不若国,国不若氏,氏不若人,人不若名,名不若字,字不若子。蔡侯献舞何以名?绝。曷为绝之?获也。曷为不言其获?不与夷狄之获中国也。
冬十月,齐师灭谭,谭子奔莒。何以不言出?国已灭矣,无所出也。◇庄公十一年春王正月。
夏五月戊寅,公败宋师于鄑。秋,宋大水。何以书,记灾也。外灾不书,此何以书?及我也。冬,王姬归于齐。何以书?过我也。
◇庄公十二年
春王三月,纪叔姬归于酅。其言归于酅何?隐之也。何隐尔?其国亡矣,徒归于叔尔也。夏四月。
秋八月甲午,宋万弑其君接,及其大夫仇牧。及者何?累也。弑君多矣,舍此无累者乎?孔父、荀息皆累也。舍孔父、荀息无累者乎?曰:「有。」有则此何以书?贤也。何贤乎仇牧?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。其不畏强御奈何?万尝与庄公战,获乎庄公。庄公归,散舍诸宫中,数月然后归之。归反为大夫于宋。与闵公博,妇人皆在侧。万曰:「甚矣,鲁侯之淑,鲁侯之美也!天下诸侯宜为君者,唯鲁侯尔!」闵公矜此妇人,妒其言,顾曰:「此虏也!尔虏焉故,鲁侯之美恶乎至?」万怒搏闵公,绝其脰。仇牧闻君弑,趋而至,遇之于门,手剑而叱之。万臂摋仇牧,碎其首,齿着乎门阖。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。冬十月,宋万出奔陈。
◇庄公十三年
春,齐侯、宋人、陈人、蔡人、邾娄人会于北杏。
夏六月,齐人灭遂。
秋七月。
冬,公会齐侯,盟于柯。何以不日?易也。其易奈何?桓之盟不日,其会不致,信之也。其不日何以始乎此?庄公将会乎桓,曹子进曰:「君之意何如?」庄公曰:「寡人之生则不若死矣。」曹子曰「然则君请当其君,臣请当其臣。」庄公曰:「诺。」于是会乎桓。庄公升坛,曹子手剑而从之。管子进曰:「君何求乎?」曹子曰:「城坏压竟,君不图与?」管子曰:「然则君将何求?」曹子曰:「愿请汶阳之田。」管子顾曰:「君许诺。」桓公曰:「诺。」曹子请盟,桓公下与之盟。已盟,曹子摽剑而去之。要盟可犯,而桓公不欺。曹子可仇,而桓公不怨,桓公之信着乎天下,自柯之盟始焉。
◇庄公十四年
春,齐人、陈人、曹人伐宋。
夏,单伯会伐宋。其言会伐宋何?后会也。秋七月荆入蔡。
冬,单伯会齐侯、宋公、卫侯、郑伯于鄄。◇庄公十五年
春,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会于鄄。夏,夫人姜氏如齐。
秋,宋人,齐人、邾娄人伐儿。
郑人侵宋。
冬十月。
◇庄公十六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宋人、齐人、卫人伐郑。
秋,荆伐郑。
冬十有二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、滑伯、滕子同盟于幽。同盟者何?同欲也。邾娄子克卒。
◇庄公十七年
春,齐人执郑瞻。郑瞻者何?郑之微者也。此郑之微者,何言乎齐人执之?书甚佞也。
夏,齐人歼于遂。歼者何?歼积也,众杀戍者也。
秋,郑瞻自齐逃来。何以书?书甚佞也。曰:「佞人来矣,佞人来矣。」冬,多麋。何以书,记异也。◇庄公十八年
春王三月,日有食之。
夏,公追戎于济西。此未有言伐者,其言追何?大其为中国追也。此未有伐中国者,则其言为中国追何?大其未至而豫御之也。其言于济西何?大之也。
秋,有{或虫}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冬十月。
◇庄公十九年
春王正月。
夏四月。
秋,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,遂及齐侯、宋公盟。媵者何?诸侯娶一国,则二国往媵之,以侄娣从。侄者何?兄之子也。娣者何?弟也。诸侯壹聘九女,诸侯不再娶。媵不书,此何以书?为其有遂事书。大夫无遂事,此其言遂何?聘礼,大夫受命不受辞,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,则专之可也。
夫人姜氏如莒。
冬,齐人、宋人、陈人伐我西鄙。
◇庄公二十年
春王二月,夫人姜氏如莒。夏,齐大灾。大灾者何?大瘠也。大瘠者何?《疒列》也。何以书?记灾也。外灾不书,此何以书:及我也。
秋七月。
冬,齐人伐戎。
◇庄公二十一年春王正月。夏五月,辛酉,郑伯突卒。
秋七月戊戌,夫人姜氏薨。
冬十有二月,葬郑厉公。
◇庄公二十二年
春王正月,肆大省,肆者何?跌也。肆大省者何?灾省也。肆大省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讥始忌省也。
癸丑,葬我小君文姜。文姜者何?庄公之母也。陈人杀其公子御寇。
夏五月。秋七月丙申,及齐高徯盟于防。齐高徯者何?贵大夫也。曷为就吾微者而盟?公也。公则曷为不言公?讳与大夫盟也。
冬,公如齐纳币。纳币不书,此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亲纳币,非礼也。
◇庄公二十三年
春,公至自齐。桓之盟不日,其会不致,信之也。此之桓国何以致,危之也。何危尔?公一陈佗也。
祭叔来聘。
夏,公如齐观社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诸侯越竟观社,非礼也。公至自齐。
荆人来聘。荆何以称人?始能聘也。
公及齐侯遇于谷。
萧叔朝公。其言朝公何?公在外也。
秋,丹桓宫楹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丹桓宫楹,非礼也。
冬,十有一月,曹伯射姑卒。十有二月甲寅,公会齐侯,盟于扈。桓之盟不日,此何以日?危之也。何危尔?我贰也。鲁子曰:「我贰者,非彼然,我然也。」◇庄公二十四年
春王三月,刻桓宫桷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刻桓宫桷,非礼也。
葬曹庄公。夏,公如齐逆女。何以书?亲迎礼也。
秋,公至自齐。八王丁丑,夫人姜氏入。其言入何?难也。其言日何?难也。其难奈何?夫人不偻不可使入,与公有所约,然后入。戊寅,大夫、宗妇觌,用币。宗妇者何?大夫之妻也。觌者何?见也。用者何?用者不宜用也。见用币,非礼也。然则曷用?枣栗云乎?腶修云乎。
大水。
冬,戎侵曹,曹羁出奔陈。曹羁者何?曹大夫也。曹无大夫,此何以书?贤也。何贤乎曹羁?戎将侵曹,曹羁谏曰:「戎众以无义。君请勿自敌也。」曹伯曰:「不可」。三谏不从,遂去之,故君子以为得君臣之义也。赤归于曹郭公。赤者何?曹无赤者,盖郭公也。郭公者何?失地之君也。
◇庄公二十五年
春,陈侯使女叔来聘。
夏五月癸丑,卫侯朔卒。
六月辛未朔,日有食之,鼓,用牲于社。日食则曷为鼓用牲于社?求乎阴之道也,以朱丝营社,或曰胁之,或曰为暗,恐人犯之,故营之。
伯姬归于杞。
秋,大水,鼓用牲于社于门。其言于社于门何?于社礼也,于门非礼也。
冬,公子友如陈。
◇庄公二十六年
公伐戎。
夏,公至自伐戎。
曹杀其大夫。何以不名?众也。曷为众杀之?不死于曹君者也。君死乎位曰灭。曷为不言其灭?为曹羁讳也。此盖战也,何以不言战?为曹羁讳也。
秋,公会宋人、齐人、伐徐。冬十有二月癸亥朔,日有食之。
◇庄公二十七年
春,公会杞伯姬于洮。
夏六月,公会齐侯,宋公、陈侯、郑伯,同盟于幽。
秋,公子友如陈,葬原仲。原仲者何?陈大夫也。大夫不书葬,此何以书?通乎季子之私行也。何通乎季子之私行?辟内难也。君子辟内难而不辟外难。内难者何?公子庆父、公子牙、公子友皆庄公之母弟也。公子庆父、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胁公,季子起而治之,则不得与于国政,坐而视之则亲亲。因不忍见也,故于是复请至于陈而葬原仲也。冬,杞伯姬来。其言来何?直来曰来,大归曰来归。
莒庆来逆叔姬。莒庆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无大夫,此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大夫越竟逆女,非礼也。
杞伯来朝。
公会齐侯于城濮。
◇庄公二十八年春王三月甲寅,齐人伐卫。卫人及齐人战,卫人败绩。伐不日,此何以日?至之日也。战不言伐,此其言伐何?至之日也。《春秋》伐者为客,伐者为主,故使卫主之也。曷为使卫主之?卫未有罪尔。败者称师,卫何以不称师?未得乎师也。
夏四月丁未,邾娄子琐卒。
秋,荆伐郑。公会齐人、宋人、邾娄人救郑。
冬,筑微。大无麦禾。冬既见无麦禾矣,曷为先言筑微而后言无麦禾?讳,以凶年造邑也。
臧孙辰告籴于齐。告籴者何?请籴也。何以不称使?以为臧孙辰之私行也。曷为以臧孙辰之私行?君子之为国也,必有三年之委。一年不熟告籴,讥也。◇庄公二十九年春,新延厩。新延厩者何?修旧也。修旧不书,此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凶年不修。夏,郑人侵许。秋,有蜚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冬十有二月,纪叔姬卒。
城诸及防。
◇庄公三十年春,王正月。
夏,师次于成。
秋七月,齐人降鄣。鄣者何?纪之遗邑也。降之者何?取之也。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?为桓公讳也。外取邑不书,此何以书?尽也。
八月癸亥,葬纪叔姬。外夫人不书葬,此何以书?隐之也。何隐尔?其国亡矣,徒葬乎叔尔。
九月庚午朔,日有食之,鼓,用牲于社。冬,公及齐侯遇于鲁济。齐人伐山戎。此齐侯也,其称人何?贬。曷为贬?子司马子曰:「盖以操之为已蹙矣。」此盖战也,何以不言战?《春秋》敌者言战,桓公之与戎狄,驱之尔。
◇庄公三十一年
春,筑台于郎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临民之所漱浣也。
夏四月,薛伯卒。
筑台于薛。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远也。
六月,齐侯来献戎捷。齐大国也,曷为亲来献戎捷?威我也。其威我奈何?旗获而过我也。秋,筑台于秦。何以书?,讥。何讥尔?临国也。
冬,不雨,何以书?记异也。
◇庄公三十二年春,城小谷。夏,宋公、齐侯遇于梁丘。
秋七月癸巳,公子牙卒。何以不称弟?杀也。杀则曷为不言刺?为季子讳杀也,曷为为季子讳杀?季子之遏恶也,不以为国狱,缘季子之心而为之讳。季子之遏恶奈何?庄公病将死,以病召季子,季子至而授之以国政,曰:「寡人即不起此病,吾将焉致乎鲁国?」季子曰:「般也存,君何忧焉?」公曰:「庸得若是乎?牙谓我曰:『鲁一生一及,君已知之矣。庆父也存。』」季子曰:「夫何敢?是将为乱乎?夫何敢?」俄而牙弑械成。季子和药而饮之曰:「公子从吾言而饮此,则必可以无为天下戮笑,必有后乎鲁国。不从吾言而不饮此,则必为天下戮笑,必无后乎鲁国。」于是从其言而饮之,饮之无累氏,至乎王堤而死。公子牙今将尔。辞曷为与亲弑者同?君亲无将,将而诛焉,然则善之与?曰:「然。」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,甚之也。季子杀母兄何善尔?诛不得辟兄,君臣之义也。然则曷为不直诛而鸩之?行诛乎兄,隐而逃之,使托若以疾死,然亲亲之道也。
八月癸亥,公薨于路寝。路寝者何?正寝也。冬十月乙未,子般卒。子卒云子卒,此其称子般卒何?君存称世子,君薨称子某,既葬称子,逾年称公。子般卒,何以不书葬?未逾年之君也。有子则庙,庙则书葬。无子不庙,不庙则不书葬。公子庆父如齐。
狄伐邢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

昭公(元年~三十二年)

◇昭公元年
春王正月,公即位。
展开全文
叔孙豹会晋赵武、楚公子围、齐国豹、宋向戌、卫石恶、陈公子招、蔡公孙归生、郑轩虎、许人、曹人于漷。此陈侯之弟招也,何以不称弟?贬。曷为贬?为杀世子偃师贬,曰陈侯之弟招杀陈世子偃师。大夫相杀称人,此其称名氏以杀何?言将自是弑君也。今将尔,词曷为与亲弑者同?君亲无将,将而必诛焉。然则曷为不于其弑焉贬?以亲者弑,然后其罪恶甚,《春秋》不待贬,绝而罪恶见者,不贬绝以见罪恶也。贬绝然后罪恶见者,贬绝以见罪恶也。今招之罪已重矣,曷为复贬乎此?着招之有罪也。何着乎招之有罪?言楚之托乎讨招以灭陈也。三月取运。运者何?内之邑也。其言取之何?不听也。
夏,秦伯之弟针出奔晋。秦无大夫,此何以书?仕诸晋也。曷为仕诸晋?有千乘之国,而不能容其母弟,故君子谓之出奔也。
六月丁巳,邾娄子华卒。
晋荀吴帅师败狄于大原。此大卤也,曷为谓之大原?地物从中国,邑人名从主人。原者何?上平曰原,下平曰隰。
秋,莒去疾自齐入于莒。
莒展出奔吴。
叔弓帅师疆运田。疆运田者何?与莒为竟也。与莒为竟,则曷为帅师而往?畏莒也。
葬邾娄悼公。冬十有一月己酉,楚子卷卒。
楚公子比出奔晋。
◇昭公二年
春,晋侯使韩起来聘。夏,叔弓如晋。
秋,郑杀其大夫公孙黑。
冬,公如晋,至河乃复。其言至河乃复何?不敢进也。
季孙宿如晋。◇昭公三年春王正月丁末,滕子泉卒。
夏,叔弓如滕。
五月,葬滕成公。
秋,小邾娄子来朝。八月,大雩。
冬,大雨雹。
北燕伯款出奔齐。
◇昭公四年
春王正月,大雨雪。
夏,楚子、蔡侯、陈侯、郑伯、许男、徐子、滕子、顿子、胡子、沈子、小邾娄子、宋世子佐、淮夷会于申。楚人执徐子。
秋七月,楚子、蔡侯、陈侯、许男、顿子、胡子、沈子、淮夷伐吴,执齐庆封杀之。此伐吴也,其言执齐封何?为齐诛也。其为齐诛奈何?庆封走之吴,吴封之于防。然则曷为不言伐防?不与诸侯专封也。庆封之罪何?胁齐君而乱齐国也。遂灭厉。
九月取鄫。其言取之何?灭之也。灭之则其言取之何?内大恶讳也。冬十有二月乙卯,叔孙豹卒。◇昭公五年
春王正月,舍中军。舍中军者何?复古也。然则曷为不言三卿?五亦有中,三亦有中。
楚杀其大夫屈申。
公如晋。夏,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来奔。莒牟夷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无大夫,此何以书?重地也。其言及防兹来奔何?不以私邑累公邑也。
秋七月,公至自晋。戊辰,叔弓帅师败莒师于濆泉。濆泉者何?直泉也。直泉者何?涌泉也。
秦伯卒。何以不名?秦者夷也,匿嫡之名也。其名何?嫡得之也。冬,楚子、蔡侯、陈侯、许男、顿子、沈子、徐人、越人伐吴。
◇昭公六年
春王正月,杞伯益姑卒。葬秦景公。夏,季孙宿如晋。
葬杞文公。
宋华合比出奔卫。
秋九月,大雩。
楚薳颇帅师伐吴。
冬,叔弓如楚。
齐侯伐北燕。
◇昭公七年
春王正月,暨齐平。
三月,公如楚。
叔孙舍如齐莅盟。
夏四月甲辰朔,日有食之。
秋八月戊辰,卫侯恶卒。
九月,公至自楚。
冬十有一月癸未,季孙宿卒。
十有二月癸亥,葬卫襄公。
◇昭公八年
春,陈侯之弟招杀陈世子偃师。
夏四月辛丑,陈侯溺卒。叔弓如晋。
楚人执陈行人于征师杀之。
陈公子留出奔郑。
秋,蒐于红。蒐者何?简车徒也。何以书?盖以罕书也。
陈人杀其大夫公子过。
大雩。
冬十月壬午,楚师灭陈,执陈公子招,放之于越。杀陈孔瑗。
葬陈哀公。
◇昭公九年
春,叔弓会楚子于陈。
许迁于夷。
夏四月,陈火。陈已灭矣,其言陈火何?存陈也,曰存陈悕矣。曷为存陈?灭人之国,执人之罪人,杀人之贼,葬人之君,若是则陈存悕矣。秋,仲孙玃如齐。
冬,筑郎囿。◇昭公十年春王正月。
夏,晋栾施来奔。
秋七月,季孙隐如、叔弓、仲孙玃帅师伐莒。戊子,晋侯彪卒。
九月,叔孙舍如晋。
葬晋平公。
十有二月甲子,宋公戌卒。
◇昭公十一年
春王正月,叔弓如宋。
葬宋平公。
夏四月丁巳,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于申。楚子虔何以名?绝。曷为绝之?为其诱封也。此讨贼也,虽诱之,则曷为绝之?怀恶而讨不义,君子不予也。
楚公子弃疾帅师围蔡。
五月甲申,夫人归氏薨。
大蒐于比蒲。大蒐者何?简车徒也。何以书?盖以罕书也。
仲孙玃会邾娄子盟于侵羊。秋,季孙隐如会晋韩起、齐国酌、宋华亥、卫北宫佗、郑轩虎、曹人、杞人于屈银。
九月己亥,葬我小君齐归。齐归者可?昭公之母也。
冬十有一月丁酉,楚师灭蔡,执蔡世子有以归用之。此未逾年之君也,其称世子何?不君灵公,不成其子也。不君灵公,则曷为不成其子?诛君之子不立。非怒也,无继也。恶乎用之?用之防也。其用之防奈何?盖以筑防也。◇昭公十二年
春,齐高偃帅师纳北燕伯于阳。伯于阳者何?公子阳生也。子曰:「我乃知之矣。」在侧者曰:「子苟知之,何以不革。」曰:「如尔所不知何?《春秋》之信史也,其序则齐桓、晋文,其会则主会者为之也,其词则丘有罪焉耳。」
三月壬申,郑伯嘉卒。夏,宋公使华定来聘。
公如晋,至河乃复。五月,葬郑简公。
楚杀其大夫成然。
秋七月。冬十月,公子整出奔齐。楚子伐徐。
晋伐鲜虞。◇昭公十三年春,叔弓帅师围费。
夏四月,楚公子比自晋归于楚,弑其君虔于乾溪。此弑其君,其言归何?归无恶于弑立也。归无恶于弑立者何?灵王为无道,作乾溪之台,三年不成,楚公子弃疾胁比而立之。然后令于乾溪之役曰:「比已立矣,后归者不得复其田里。」众罢而去之,灵王经而死。楚公子弃疾弑公子比,比已立矣,其称公子何?其意不当也。其意不当,则曷为加弑焉尔?比之义宜乎效死不立。大夫相弑称人,此其称名氏以弑何?言将自是为君也。秋,公会刘子、晋侯、齐侯、宋公、卫侯、郑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娄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娄子于平丘。八月甲戌,同盟于平丘。公不与盟,晋人执季孙隐如以归。公至自会。公不与盟者何?公不见与盟也。公不见与盟,大夫执何以致会?不耻也。曷为不耻?诸侯遂乱,反陈、蔡,君子耻不与焉。
蔡侯庐归于蔡。
陈侯吴归于陈。此皆灭国也,其言归何?不与诸侯专封也。
冬十月,葬蔡灵公。
公如晋,至河乃复。
吴灭州来。
◇昭公十四年
春,隐如至自晋。
三月,曹伯滕卒。
夏四月。
秋,葬曹武公。
八月,莒子去疾卒。
冬,莒杀其公子意恢。
◇昭公十五年
春王正月,吴子夷昧卒。
二月癸酉,有事于武宫。龠入,叔弓卒,去乐卒事。其言去乐卒事何?礼也。君有事于庙,闻大夫之丧去乐,卒事。大夫闻君之丧,摄主而往。大夫闻大夫之丧,尸事毕而往。
夏,蔡昭吴奔郑。
六月丁巳朔,日有食之。
秋,晋荀吴帅师伐鲜虞。冬,公如晋。
◇昭公十六年
春,齐侯伐徐。
楚子诱戎曼子杀之。楚子何以不名?夷狄相诱,君子不疾也。曷为不疾?若不疾乃疾之也。
夏,公至自晋。
秋八月己亥,晋侯夷卒。九月大雩。季孙隐如如晋。
冬十月,葬晋昭公。
◇昭公十七年
春,小邾娄子来朝。
夏六月甲戌朔,日有食之。
秋,郯子来朝。八月,晋荀吴帅师灭贲浑戎。
冬,有星孛于大辰。孛者何?彗星也。其言于大辰何?在大辰也。大辰者何?大火也。大火为大辰,伐为大辰,北奈亦为大辰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
楚人及吴战于长岸。诈战不言战,此其言战何?敌也。
◇昭公十八年
春王三月,曹伯须卒。
夏五月壬午,宋、卫、陈、郑灾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何异尔?异其同日而俱灾也。外异不书,此何以书?为天下记异也。
六月,邾娄人入鄅。
秋,葬曹平公。
冬,许迁于白羽。
◇昭公十九年
春,宋公伐邾娄。夏五月戊辰,许世子止弑其君买。
己卯,地震。
秋,齐高发帅师伐莒。
冬,葬许悼公。贼未讨何以书葬?不成于弑也。曷为不成于弑?止进药而药杀也。止进药而药杀,则曷为加弑焉尔?讥子道之不尽也。其讥子道之不尽奈何?曰:「乐正子春之视疾也,复加一饭则脱然愈,复损一饭则脱然愈,复加一衣则脱然愈,复损一衣则脱然愈。」止进药而药杀,是以君子加弑焉尔,曰:「许世子止弑其君买,是君子之听止也。葬许悼公,是君子之赦止也。赦止者,免止之罪辞也。」◇昭公二十年
春王正月。
夏,曹公孙会自鄸出奔宋。奔未有言自者,此其言自何?畔也。畔则曷为不言其畔?为公子喜时之后讳也,《春秋》为贤者讳。何贤乎公子喜时?让国也。其让国奈何?曹伯庐卒于师,则未知公子喜时从与,公子负刍从与,或为主于国,或为主于师。公子喜时见公子负刍之当主也,逡巡而退。贤公子喜时则曷为为会讳?君子之善善也长,恶恶也短,恶恶止其身,善善及子孙,贤者子孙,故君子为之讳也。
秋,盗杀卫侯之兄辄。母兄称兄,兄何以不立?有疾也。何疾尔?恶疾也。
冬十月,宋华亥、向宁、华定出奔陈。十有一月辛卯,蔡侯庐卒。
◇昭公二十一年
春王三月,葬蔡平公。
夏,晋侯使士鞅来聘。
宋华亥、向宁、华定自陈入于宋南里以畔。宋南里者何?若曰因诸者然。
秋七月壬午朔,日有食之。
八月乙亥,叔痤卒。
冬,蔡侯朱出奔楚。公如晋,至河乃复。◇昭公二十二年
春,齐侯伐莒。
宋华亥、向宁、华定自宋南里出奔楚。
大蒐于昌奸。夏四月乙丑,天王崩。
六月,叔鞅如京师。
葬景王。
王室乱。何言乎王室乱?言不及外也。刘子、单子以王猛居于皇。其称王猛何?当国也。秋,刘子、单子以王猛入于王城。王城者何?西周也。其言入何?篡辞也。
冬十月,王子猛卒。此未逾年之君也,其称王子猛卒何?不与当也。不与当者,不与当父死子继,兄死弟及之辞也。
十有二月癸酉朔,日有食之。◇昭公二十三年
春王正月,叔孙舍如晋。
癸丑,叔鞅卒。
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。晋人围郊。郊者何?天子之邑也。曷为不系于周?不与伐天子也。
夏六月,蔡侯东国卒于楚。秋七月,莒子庚舆来奔。
戊辰,吴败顿、胡、沈、蔡、陈、许之师于鸡父。胡子髡、沈子楹灭,获陈夏啮。此偏战也,曷为以诈战之辞言之?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。然则曷为不使中国主之?中国亦新夷狄也。其言灭获何?别君臣也,君死于位曰灭,生得曰获,大夫生死皆曰获。不与夷狄之主中国,则其言获陈夏啮何?吴少进也。
天王居于狄泉。此未三年,其称天王何?着有天子也,尹氏立王子朝。
八月乙未,地震。
冬,公如晋,至河,公有疾乃复。何言乎公有疾乃复?杀耻也。
◇昭公二十四年春王二月丙戌,仲孙玃卒。
叔孙舍至自晋。
夏五月乙未朔,日有食之。秋八月,大雩。
丁酉,杞伯郁厘卒。冬,吴灭巢。
葬杞平公。◇昭公二十五年春,叔孙舍如宋。
夏,叔倪会晋赵鞅、宋乐世心、卫北宫喜、郑游吉、曹人、邾娄人、滕人、薛人、小邾娄人于黄父。
有鹳鹆来巢。何以书?记异也。何异尔?非中国之禽也,宜穴又巢也。
秋七月,上辛大雩。季辛又雩。又雩者何?又雩者非雩也,聚众以逐季氏也。
九月己亥,公孙于齐,次于杨州。
齐侯唁公于野井。唁公者何?昭公将弑季氏,告子家驹曰:「季氏为无道,僭于公室久矣,吾欲弑之何如?」子家驹曰:「诸侯僭于天子,大夫僭于诸侯久矣。」昭公曰:「吾何僭矣哉?」子家驹曰:「设两观,乘大路,朱干,玉戚,以舞《大夏》,八佾以舞《大武》,此皆天子之礼也。且夫牛马维娄,委己者也,而柔焉。季氏得民众久矣,君无多辱焉。」昭公不从其言,终弑而败焉。走之齐,齐侯唁公于野井,曰:「奈何君去鲁国之社稷?」昭公曰:「丧人不佞,失守鲁国之社稷,执事以羞。」再拜颡,庆子家驹曰:「庆子免君于大难矣。」子家驹曰:「臣不佞,陷君于大难,君不忍加之以鈇鍎,赐之以死。」再拜颡。高子执箪食与四脡脯,国子执壶浆,曰:「吾寡君闻君在外,餕饔未就,敢致糗于从者。」昭公曰:「君不忘吾先君,延及丧人锡之以大礼。」再拜稽首以衽受。高子曰:「有夫不祥,君无所辱大礼。」昭公盖祭而不尝。景公曰:「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,未之敢服。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敢以请。」昭公曰:「丧人不佞,失守鲁国之社稷,执事以羞,敢辱大礼,敢辞。」景公曰:「寡人有不腆,先君之服,未之敢服,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敢固以请。」昭公曰:「以吾宗庙之在鲁也,有先君之服,未之能以服,有先君之器,未之能以出,敢固辞。」景公曰:「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,未之敢服,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请以飨乎从者。」昭公曰:「丧人其何称?」景公曰:「孰君而无称。」昭公于是曒然而哭,诸大夫皆哭。既哭以人为菑,以币为席,以鞍为几,以遇礼相见。孔子曰:「其礼与其辞足观矣!」
冬十月戊辰,叔孙舍卒。十有一月己亥,宋公佐卒于曲棘。曲棘者何?宋之邑也。诸侯卒其封内不地,此何以地?忧内也。
十有二月,齐侯取运。外取邑不书?此何以书?为公取之也。◇昭公二十六年
春王正月,葬宋元公。
三月,公至自齐,居于运。
夏,公围成。
秋,公会齐侯、莒子、邾娄子、杞伯盟于专刀陵。公至自会,居于运。
九月庚申,楚子居卒。
冬十月,天王入于成周。成周者何?东周也。其言入何?不嫌也。尹氏、召伯、毛伯以王子朝奔楚。
◇昭公二十七年春,公如齐。公至自齐,居于运。
夏四月,吴弑其君僚。
楚杀其大夫郤宛。秋,晋士鞅、宋乐祁犁、卫北宫喜、曹人、邾娄人、滕人会于扈。冬十月,曹伯午卒。
邾娄快来奔。邾娄快者何?邾娄之大夫,邾娄无大夫也。此何以书?以近书也。
公如齐,公至自齐,居于运。
◇昭公二十八年
春王三月,葬曹悼公。公如晋,次于乾侯。
夏四月丙戌,郑伯宁卒。
六月,葬郑定公。
◇昭公二十九年
春,公至自乾侯,居于运。齐侯使高张来唁公。
公如晋,次于乾侯。
夏四月庚子,叔倪卒。
秋七月。
冬十月,运溃。邑不言溃,此其言溃何?郛之也。曷为郛之?君存焉尔。
◇昭公三十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夏六月庚辰,晋侯去疾卒。
秋八月,葬晋顷公。
冬十有二月,吴灭徐,徐子章禹奔楚。
◇昭公三十一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季孙隐如会晋荀栎适历。
夏四月丁巳,薛伯谷卒。晋侯使荀栎唁公于乾侯。
秋,葬薛献公。
冬,黑弓以滥来奔。文何以无邾娄?通滥也。曷为通滥?贤者子孙宜有地也。贤者孰谓?谓叔术也。何贤乎叔术?让国也。其让国奈何?当邾娄颜之时,邾娄女有为鲁夫人者,则未知其为武公与,懿公与。孝公幼,颜淫九公子于宫中,因以纳贼,则未知其为鲁公子与,邾娄公子与。臧氏之母,养公者也。君幼则宜有养者,大夫之妾,士之妻,则未知臧氏之母者曷为者也。养公者必以其子入养。臧氏之母闻有贼,以其子易公,抱公以逃,贼至凑公寝而弑之。臣有鲍广父与梁买子者闻有贼,趋而至,臧氏之母曰:「公不死也,在是,吾以吾子易公矣。」于是负孝公之周诉天子,天子为之诛颜而立叔术,反孝公于鲁。颜夫人者,妪盈女也,国色也。其言曰:「有能为我杀杀颜者,吾为其妻。」叔术为之杀杀颜者,而以为妻,有子焉谓之盱。夏父者,其所为有于颜者也。盱幼而皆爱之,食必坐二子于其侧而食之,有珍怪之食,盱必先取足焉。夏父曰:「以来,人未足而盱有馀。叔术觉焉曰:「嘻!此诚尔国也夫!」起而致国于夏父,夏父受而中分之,叔术曰:「不可!」三分之,叔术曰:「不可!」四分之,叔术曰:「不可!」五分之,然后受之。公扈子者,邾娄之父兄也,习乎邾娄之故,其言曰:「恶有言人之国贤若此者乎!」诛颜之时,天子死,叔术起而致国于夏父。当此之时,邾娄人常被兵于周,曰:「何故死吾天子?」通滥则文何以无邾娄?天下未有滥也。天下未有滥,则其言以滥来奔何?叔术者,贤大夫也,绝之则为叔术不欲绝,不绝则世大夫也,大夫之义不得世,故于是推而通之也。
十有二月辛亥朔,日有食之。
◇昭公三十二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取阚。阚者何?邾娄之邑也。曷为不系乎邾娄?讳亟也。夏,吴伐越。秋七月。
冬,仲孙何忌会晋韩不信,齐高张、宋仲几、卫世叔申、郑国参、曹人、莒人、邾娄人、薛人、杞人、小邾娄人城成周。
十有二月己未,公薨于乾侯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