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中琐忆

病中琐忆 : 大吃洋糖 我是跟着叔叔恭绰先生长大的。小时候我非常顽皮,常常挨打。 当时在北平城,分有汉人区和满人区,长辈是严禁我们到满人区去的。可是,我们小孩子对满人区特别好奇,因为外国商船带来很多稀罕的东西,只有在那里才看得见买得到。 有 ...... [阅读本文]>>

更多同类【百年国士】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