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金

    (一) 我知道巴金这个名字,是从他底《雨》开始的。想起来,这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。那时他底《爱情三部曲》尚未写完,《雨》是被编入《良友文学丛书》出版的。 那个时期,已经是“九·一八”之后的第三年。我哥哥和许多朋友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把心交给读者

    前两天黄裳来访,问起我的《随想录》,他似乎担心我会中途搁笔。我把写好的两节给他看;我还说:“我要继续写下去。我把它当作我的遗嘱写。”他听到“遗嘱”二字,觉得不大吉利,以为我有什么悲观思想或者什么古怪的打算,连忙带笑安慰我说: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看得出他有点感伤,我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也谈叶公超先生二三事

    读了1993.8.11《文学》王辛笛师弟(恕我狂妄,以兄自居,辛笛在清华确实比我晚一级)的《叶公超先生二三事》,顿有所感,也想来凑凑热闹,谈点公超先生的事儿。 但是,我对公超先生的看法,同辛笛颇有不同。因此,必须先说明几句。在背后,甚至在死后议论老师的长短,有悖于中国传统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怀念叶公超老师

    陈子善先生约我写一篇回忆叶公超老师的小文,我太高兴了。但是从哪里谈起呢? 我是193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清华外国文研所当研究生的。在此以前,不是不知道叶公超先生是何许人。我在燕京当学生时曾在朗润园的草坪上演出过莎士比亚的《皆大欢喜》,充当女扮男装的罗莎林,那时候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文采风流音容宛在(节选)>——叶师公超侧记

    我考上北大是民国二十三年秋天,也是北大顺着它传统走那有名的“前门窄,后门宽”的时期。那一年,全国投考北大的学生是九千多,录取的仅三百余人,从前门进来的路子,不能不说是不窄,而且全凭自己走,无路可请托。我侥幸被录取了。此后四年,不必发愁,北大从不勒令退学,后门宽得很,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叶公超二三事

    公超在某校任教时,邻居为一美国人家。其家顽童时常翻墙过来骚扰,公超不胜其烦,出面制止。顽童不听,反以恶言相向,于是双方大声诟谇,秽语尽出。其家长闻声出视,公超正在厉声大骂:I'll crown you with a pot of shit!(我要把一桶粪便浇在你的头上!) 那位家长慢步走了过来,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病中琐忆

    大吃洋糖 我是跟着叔叔恭绰先生长大的。小时候我非常顽皮,常常挨打。 当时在北平城,分有汉人区和满人区,长辈是严禁我们到满人区去的。可是,我们小孩子对满人区特别好奇,因为外国商船带来很多稀罕的东西,只有在那里才看得见买得到。 有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悼念沈从文先生

    去年有一天,老友肖离打电话告诉我,从文先生病危,已经准备好了后事。我听了大吃一惊,悲从中来,一时心血来潮,提笔写了一篇悼念文章,自诧为倚马可待,情文并茂。然而,过了几天,肖离又告诉我说,从文先生已经脱险回家。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又窃笑自己太性急,人还没去,就写悼文,实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怀念从文

    一 今年5月10日从文离开人世,我得到他夫人张兆和的电报后想起许多事情,总觉得他还同我在一起,或者聊天,或者辩论,他那温和的笑容一直在我眼前,隔一天我才发出回电:“病中惊悉从文逝世,十分悲痛。文艺界失去一位杰出的作家,我失去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

从第一封信到第一封信

    上海有一条最早修筑的小铁路,叫淞沪铁路,从上海向北到炮台湾。 英国怡和洋行在同治年间(1862—1874)没有得到清政府的允许,自行开始修筑这条铁路。到光绪二年(1876)完工。从上海到吴淞镇,路长只有十四公里。第二年(1877),清政府认为外国人居然在中国领土上修筑铁路,这条...查看详细>>

标签:百年国士